※图文转载禁止,侵权自重。
 
 

【魔女企划】第一周活动『有人类闯入我的领地了!?』

『十字挂钟』


※ ※ ※


当不公之塔的挂钟响起之时,就代表魔女接受了人类的召唤,直到挂钟停止的那一刻,魔女就会回来。

如果在这段时间内进行祈祷的话,你的所有愿望都会实现。


※ ※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离不公之塔最近的一个小村庄流行起了一个小小的传闻。


是谁传出来的已经不知道了,但是并没有任何人想过是否需要去实践的问题。


不说进入难度的问题,因为不公之塔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出入口,而且建筑十分的高,在村庄的位置也仅仅看见插入云层的位置有一间小小的居所。更何况虽然已经是离塔底最近的村庄,但是两者的距离以及地形的复杂程度也让任何人难以接近。


但即使如此,并不是从来没有人去过那里。就算人类与魔女之间的关系十分恶劣,也不乏与人类交好的魔女的存在。

说的当然不是这个村庄,这里已经有十年左右没有跟外界交流了。原因也跟地理位置有些关系。不过出去了的人几乎没有一位会选择回来。

离开的人多也并不代表这个村庄不能发展,事实上村庄的条件十分好,山内是晶石开发的高发区,这里生活的人家里的装饰即使不算堂皇也十分富丽。


但是迷信是人类的本性,有迷信的人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传闻。


这个传闻也就因此一传十、十传百地传遍了整个村庄。


※ ※ ※


或许是这里独特的地理的原因,这里的天气总是日光比较多,只有走进虫雨森林才会感觉到湿气十分重,而这类湿气并不是自然的水汽而是虫子的分泌物,森林的灌木丛十分繁茂,枯枝跟泥坑都特别的多,无法分辨哪里才是正确的路,迷失在这里的人也特别多。

而村庄的人就算有些已经居住半百也已经会迷路,因此这个森林平日只有稀落的人会进去,更多的就只有在林边交接玩耍的小孩。


『我们几个一起来玩抓迷藏吧?』前几天才拌掉一颗牙齿的邻居Hans随手掰下一根枯枝,指指晃晃地一个人头一个人头数过去,『我们这里有5个人,玩捉迷藏谁都不吃亏啦!』


剩下几个人全部都附议,都是初生牛犊,从来都不在意什么危险不危险,好玩就行了。几个人凑合着交头接耳,最后断定了一个小孩在大树下数数,其他几个人都开始选择了躲藏。


『这样真的好吗?』有一个远处的小孩被落下,她是Lous,是Hans的妹妹。她因为前几天从森林的树上掉下来而被忽略掉,她的双腿打着石膏,没有任何一个小孩愿意再带她去玩,包括他的哥哥。

没有人愿意再冒这个风险,因为她是被所有小孩「公认为」可能成为魔女的人。


但是这种话当然不会被大人们所信,比起自己的小孩会成为魔女,大家更深信只是小孩之间的一个意外。


「以后也不能到那个森林里玩了哦。」所有人都这样告诫自己的小孩,而此时此刻,Hans依旧带领着一群正在玩耍的小孩望森林深处过去。


※ ※ ※


天已经慢慢地入黑,抓迷藏的游戏也已经玩了不记得多少轮,玩游戏的人越来越少了,最后只剩下了两个人。


『我们还玩吗?』Hans这样问着自己的小小邻居。


『嗯嗯,今天的最后一次吧。』他点了点头。


『那这次我来数数,你去躲!』Hans信誓旦旦的说着,然后埋头开始数起来。


小小邻居见状,偷偷地笑了笑,然后往着自己的家里跑去。


Lous已经在附近看了一个下午,她也很想参与这个游戏,但是无奈自己确实走路都是一个问题,她觉得自己只能做的,就是告诉哥哥,自己的小伙伴已经跑了。


撑着不太适合的拐杖,他走到哥哥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Hans转过来看到她的样子十分的不服气。


『以后你的事情别跟我扯上关系,他才不是这样的人呢。』就这样说着,Hans直溜溜地跑进了森林里,头也不回的。


天色已经发黑,担心哥哥有事的Lous只好先回家跟大家伙说,至少如果发生了什么事,也不单单只有自己一个人。


※ ※ ※


一拐一拐回到家的Lous,被担心的母亲领进了屋子仔细地骂了一通。似乎完全没有理会到丢失了哥哥的存在。


『妈妈?』


『怎么了?』


『你怎么不问问哥哥去哪里了呢?』


『哥哥?什么哥哥?』母亲这样说着。


吃了一惊的Lous又去问了父亲跟爷爷,说的都是这样的话。似乎Hans这一个人就这样忽然的消失了。


而母亲感觉到了女儿的失常,也关上了门,不再让孩子出去。


※ ※ ※


Lous感觉到忽如其来的害怕感,她感觉这并不单单是一个人的错觉,生活了十年的哥哥就这样莫名的失踪,不可能任何人都察觉不到。


第二天一大早,Lous就拄着拐杖一拐一拐地去到小邻居的家里。

然而这个房子空无一物,只有小小邻居睡在大厅的地板上。


Lous扔开了拐杖去推醒小小邻居,而邻居单单是嘟囔了几句又沉睡了过去。


太反常了。

这样的生活也、那个森林也。至少Lous从来没听说过那个森林会吃人。


她继续用力摇着小小邻居的身体,小小邻居才渐渐转醒过来。

『你把我的哥哥弄到哪里去了?』Lous一看见他醒来就劈头盖脸地问他。


『什么……?』他似乎还沉浸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你把我的哥哥弄到哪里去了?』Lous紧张地又重复了一次,还差点咬到了舌头。


『Hans……怎么了?』小小邻居还是不知所以地挠了挠头。


『昨天,跟你一起玩了抓迷藏就不见了。』Lous几乎是哭着喊出来的,『我的家人都不认识我的哥哥了。』


小小邻居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们玩的不是抓迷藏。』他说。


『什么?』Lous有点不太相信,因为她明明是听着Hans这样说的。


『我们玩的是试胆游戏。』小小邻居斟酌着说,『我们比赛要在数数完毕的时候看谁能走到森林最远。可是森林太迷了,没怎么好玩大家都散了,最后只剩下我们两个。』


『在我跑回家的前一瞬间,我清楚地听到魔女之塔的挂钟敲响了。』


※ ※ ※


他们两个跟家人说好了是去外城看一下Lous受伤的腿,因为小小邻居的父母并不是住在小村庄内,因此Lous的父母也深信了他们的说法。


穿过层层的密林,跨过小水源跟破烂的独木桥,花了三天半的时间,Lous跟小小邻居终于来到了不公之塔的塔底。


Lous深信自己的哥哥是被魔女吃掉的,或许就是那个禁忌的森林做的好事,因此她想要找魔女讨个说法。

正如村民们之间流传的一样,整座塔十分之高,没有任何的出入口。

黑色的塔就像是黑色的巨人站在面前一样,甚至站在附近都觉得可能会被吸进去。


『我们要怎么做呢?』小小邻居担忧地问着。


『傻瓜,对付魔女当然要用魔法阵啊!』Lous自信地说着,但是其实内心并没有底,她只是从以前祖父的口中听说过有关魔女的传说,而真假她并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


『哦,那你加油。』小小邻居其实一点都不想来,他知道魔女并不喜欢人类,当然自己也不喜欢魔女。对这件事也没有什么大兴趣,只是单纯被牵扯进来而已。


Lous已经开始无视他开始用石头在塔上画着六芒星,对于她来说,就算是画个三角形都是很困难的事,但是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哥哥就这样消失。


小小邻居已经准备开始打盹,而Lous依旧还在认真地刻画着六芒星。

在沉睡中,他听到有人正在呼唤他的名字。

一下一下的,不轻不重,毎一声都喊到心里。

他隐约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脸上滑过,十分温热的液体,似乎有点粘稠。


※ ※ ※


画着六芒星的手开始发麻,Lous泄气地踹了一脚那座塔,感觉一个人努力并不是什么好主意,于是开始打起同伴的主意。

而这个时候,小小邻居睡着的地方竟然空无一人,她在她外转了一圈,发现只有自己的身影的存在。


『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人就跑了呢?』她害怕地渐渐远离这座可怕的塔,而后,有人从森林里捉住了她的右手。


惊呼了一声以后,发现捉住她的手的人是Hans。


『哥哥?』她疑惑。


『啊,是我。』Hans挠了挠头,『亏得你还记得我呢。』他天真地笑了笑。


Lous紧张得说不出话,不知为何一起过来的同伴消失,自己失踪的哥哥又出现在眼前。


『那是他自愿的。桀桀桀』从树木的后头伸出来一个脑袋,脑袋上长着一双奇怪的前犄角,嘴巴的裂开程度也跟正常人不一样。


『你是……谁?』


『他是谁并不重要。』接话的是Hans,『我跟魔女定下来契约,把我的存在感拿走的话,她就可以得到我最珍视的东西。』


『存在……感?珍视的东西?』Lous并不太懂他的意思。


『Lous,我不能回头了,你回去吧,别再管我了,这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你也不应该记住我。』Hans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Lous只觉得自己的腿开始发热,然后自己就因为痛觉而晕过去了。


※ ※ ※


醒来的Lous发现自己睡在自己的家里,母亲抱着她睡着午觉。

时钟咚咚咚地指向了三点半,尾端过长的时针被光影拉长,仿佛整个挂钟变成了十字。


记忆浑浊的她根本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事,只有刺痛的腿告诉她确实发生过什么事。


而这一切一切,都被埋没在夏日中,从森林处传来沙沙沙的下着虫雨的声音。


-Fin(?)-


续:


※ ※ ※


从打盹醒来,他只感觉到一阵阵的血腥味以及无尽的黑暗。


天什么时候已经黑成这样了呢?似乎一切感受都消失了一般。


『你醒来了吗?』黑暗深处有这样一个幽幽的声音,令自己心惊肉跳。

这个男孩的声音自己从来没听过,但是他却知道对方正在说的是自己。


他想问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现在是什么时候。他希望得到的回复是自己就在村庄里,跟以往一样,一个人生活在空荡荡的房子里。

但是他不行,他感觉嘴巴似乎被封起来了一样,就连张嘴的动作都十分的困难。


『我叫Joe,是十字架的看守人,也是塔内挂钟的敲响人,同时也是收接委托的使魔。』他十分彬彬有礼的语气让人感觉并不是坏人,但是他声音里绝对的意味却怎么都跟好人挂不上号。


『你已经闯进了不公之塔内,我的主人会对你进行拷问。如果运气好的话,你应该是可以离开的。』


※ ※ ※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只觉得自己被拉扯着持续上升,在头部一阵剧痛之后,他来到了一个房间,地面刻着一个天枰,而自己就坐在天枰的右端。


站在正前方,日光隔绝的对面,刚好站在天枰的另一端的地方,站着一位穿着巴斯尔长裙的少女。

她的刘海过长盖住了她的双目,但依然透露出她是个容貌可人的少女。


她打了一记响指,站在自己后面的刚才带着自己上来的长着前旋角的小男孩消失了,取而代之是站在她身后的长着绵羊角的闭着眼睛的男孩。而此时他却发现,小男孩并没有双脚,看上去就像传说中的幽灵一样。


『Jump,打开他的嘴巴。』她的声音十分的清冷,或许跟外贸格格不入,因为这种清冷不知道得过多少年才可能形成的。

而随着她的话完毕,那个幽灵小男孩走了过来,凭空撕开了什么东西,然后又消失在跟前。


『你叫什么名字?』她问。


『Jack,j-a-c-k,Jack。』他看见少女顿了一顿,似乎之前还想问些什么东西,最后又咽了下去没说。『请问是……有什么事吗?额,我知道似乎叫Jack的名字好像很平常。』


少女背过身,只是又打了一记响指,示意刚才那位羊角的幽灵带他回去就没什么了。


※ ※ ※


『你的记忆,回去以后就会消失哦。』羊角的幽灵这样笑着说说,似乎知道他想问些什么。『你真幸运呐,居然能依靠睡梦进入我们的塔内,而且主人居然没有向你讨要报酬就放你离开了。』


『什么意思?』


『就这个意思哦。』


※ ※ ※


我的曾经,想过当一位好妻子。

但是我不能。

我的曾经,也想过当一位好母亲。

但是我不能。

因为我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我会成为魔女的命运。

我注定在时间的长河里流逝着生命,含着悲哀活下去。


但是我总会从一丝一毫之中,回想起从前。

比如说,一生也无法忘记的,和男孩相似的,那个为我死去的我收养的儿子。


每每到了这个瞬间,我才会意识到,时空正在流转,滴答滴答地走着,塔内的钟声蔓延起的瞬间,我便会再次丢失了我的过往。


-Fin-


02 Mar 2015
 
评论
 
热度(3)
© ネコー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