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转载禁止,侵权自重。
 
 

【K】Cassette【猿美】

最后还是决定扔上来了【。

最近写暗黑文写多了就开始开虐了【。本来不想崩但是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写崩【。直接归到【苦茶】的系列去了,虽然一篇文都没发表过=A=……题目基本都是按照K发音开头的_(:з」∠)_

真的没人看吗QAQ

晋江: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702584&chapterid=1


【K】Cassette

│文:叶痕│

│架空│清水│意识流│片段系│微苦│

※Cassette:暗匣(特指装摄影胶卷的暗盒)。

※伏见猿比古×八田美咲。

※双向视觉(Blue→猿,Red→美)。


<<<Red side.


在我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什么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离开那个地方了。


我到底在哪,根本不知道,跟我一同走着的人好像是认识的,又好像是不认识的。

怎么说呢?就是一种熟悉感,要解释的话就是那种在路上看到一群迎面而来的人,里面好像掺了几个小学同学,但是一点印象也没有的感觉。大概就这样吧。

周围的人很冷漠,就跟我在学生年代一样,一开始会不断地说着加油,最后又一脚踩在我脑袋上的感觉。

盲目,迷惘,迷茫,无限清醒的思绪,无限混乱的情绪。


这样的事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这样自问着,胸口有一阵阵的刺痛感,仿佛什么时候就被捅了一刀,血液源源不断地流着,曾经被止住了,又不知什么时候被撕开,最终四分五裂。


心脏,隐隐作痛。


>>>Blue side.


离开那段失去红色的日子已经有一段时间。


适应,试着去适应。

明明无法放弃,但是也只能试图去放弃。


有点不知所措而说出『我会习惯的』的话。

最后,就真的习惯了。

大概跟这里的『规则』有关?

存在在这个地方,就是明知道别人正在践踏你的尊严,你也却依旧锲而不舍地渴求人家来践踏的感觉。


就像被玩弄鼓掌之中一样。

却是心甘情愿。


因为之前中了一种毒,而这种毒狠狠地撕扯着身体的每一个部分。『规则』则是忘记痛苦的一种缓解药,即使偶尔会发作,也可以因此而强忍着。

毕竟,我已经病入膏肓。


<<<Red side.


好冷。

天空的薄雾慢慢地变成了微雨。

当初因为尊先生给予的力量,即使是这样温度也不会有任何的感觉。

但是现在却感到很冷,薄薄的衣衫根本没有任何保暖的感觉,被细雨渐渐地打湿,反而还会令体温慢慢地被吸走。


实在是冷得无法忍受,只好抱着双膝,但是背部依旧很冷,甚至连自己正在强忍着颤抖,身体也会不自觉地抖动。


曾几何时,同样是如此寒冷的夜,但是却能毫无条件地相互接纳彼此体温?


「猿……那个背叛者……」

其实,也并不是不能接受那个人留在Scepter 4。

只是,因为他的回答,令『自己』无法接受而已。


明明是知道的,但是话到嘴角,就说不出来。

打开手机的联络簿,手指一直向下滑,意识到某个名字的存在而感觉更加的寒。

最终还是没找到理由拨过去。


果然还是好冷。


>>>Blue side.


睡不着。

暖气片吹来的热风总感觉局促,打开窗户,吹进的寒风冰冷刺痛。


口干舌燥。

倒了杯温茶,越喝越是苦涩,没有任何解渴的感觉,反而更加的渴望获得水分。

穿上外套,拿起手机的时候不小心打开了拍照功能,乌黑的镜头就像是没有打开遮光罩的摄像机一样。就这样直接往着窗外放空,映照出天空中些许微弱的光点。

不知就这样扶了多久,手臂逐渐发麻,手机开始闪烁着电量不足的信号。


莫名有一种冲动,换上新电池,插上耳机,披了很久没穿的常服径直向外面走去。


不知道晃悠了多久,来到了不明的地界。

闪亮的红绿灯似乎暗示着什么东西的存在,手机只有一首自定义歌曲正在不断地循环。光线的交换中,隐藏着某条漆黑的小巷,在影与影的更替下闪身进入了这样的小巷之中。


僻静,安心。

除了音响以外没有了都市的繁杂,就像是以前失去的某个小世界。


播放中的音乐在准备结束时,被自己掐断。

现在只剩下了自己的脚步声。


<<<Red side.


属于他红色的天空定格在了12岁的那年,母亲说并不需要他赤子之心的守护。

因为一直以来守护的对象变得不再需要了,而渴望去守护其他的东西。

从那时候开始就一直没走出那个饱含个人保护欲的世界。


这样的家族游戏,自己总是乐此不彼,但是自身从来都没意识去发现,真是太逊了。

这样自言自语地检讨一番的话,自己就可以走出这个世界吧。

可是,一旦走出了这个世界,反而更加无法接受其他不熟悉的世界。

因为害怕,因为恐惧,因为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拯救自己,于是一直希望有一个美好的梦,能让自己永远沉浸在其中。


然而,在某个时间,所有的梦中之人都告诉他,是时候该醒来了,梦始终只是一场梦。梦圆了,该散了。

因为不服而出走,因为迷茫而选择逃避,害怕孤单一人,害怕孑然一身。

没有了支撑点,红色的天空开始崩裂,最后消失。而自己留下的,只有一堆又一堆不曾发现的伤痕。


定格的画面已经被粉碎,母亲的话再次响起,就像旧照片因为被对方厌恶而撕裂一般,遗留给自己的只剩下一堆破片。


>>>Blue side.


属于他蓝色的天空停留在了15岁的那年,属于曾经美好仿佛不会分别的小世界。

由于太美好,因此不想放开。

一人戴上一边的耳机,貌似把两人串联了起来,然而对方却不自觉地放开了另一边的耳机线。


没有你的世界太残酷了,我活不下去。

心中留下了这样空虚的灵魂,外表只能行尸走肉地活着。

纯粹地活着,因此就连被幻觉驱使也不知道。


被急躁和烦闷重压着,并没有获得应有的施救,因为能够救赎的另一方已经追随着赤色远去。

『这样的现实是不可能有未来的。』有个声音这么说。

为了获得未来而走进了青色的领地。

放开曾经握紧的手,接受了插入胸口的剑。

已经无药可救。


但是比起无法逃脱你的残像,我宁愿这样沉醉下去。即使在看到你的实影会因此而疯狂也无所谓,因为这样的世界早已经沦陷。

反正我的悲鸣,你从来没听得到,因此没必要继续停留。


<<<Red side.


或许是因为太冷而令到脑袋无法思考。

呼吸开始慢慢地变得紧凑起来。

沉重的气息从口中呼出,身体有种不自然的律动。


「说什么傻话,我可是吠舞罗的突击队队长八咫鸦!」

不不不,吠舞罗已经失去了。

从失去十束多多良、周防尊,就连草薙出云也说出要离开的话以后,吠舞罗已经不再存在了。

但是内心无法接受这种事实。


恐惧着背叛,因为自己的存在就不断地成为别人的笑话,狂吼的冲击只会发现被破灭的幻想。

恐惧着孤单,没有带领前行的道标,黑暗充斥着视野,咆哮的内心会讶异周围竟然一无所有。


可怕的吐息正在渴求着某人的依靠,但是并不想开口去倚赖。

背后慢慢传来规律的脚步声,但是自己的双腿已经因为长时间的静然而麻木。


「是你吗?」

脚步声慢慢地放缓直至停止。

没有光的巷尾,数点着一抹深入黑暗的蓝。


>>>Blue side.


比起死亡,他一直深信更可怕的是遗忘。

但是今天也没有做到完全去遗忘那个人。


雨已经停止了,但是持续的寒冷并未曾改变。

深静的暗夜,并不期待会有什么猎食的可能,因为大多数觅食者都知道,没有高强的视觉,黑暗就是天敌。

但如果自己并不是作为觅食者,便不需要恐惧黑暗。


黑暗的尽头有些微的星点,那是快要被抹消的红。


前方传来他的问话,他自己并不打算作答。

把手机塞到口袋中,就和几年间从来没发生过一切一般,此刻又变回了只剩下两人的世界。

自然而然地走到他的身后,背靠背地坐下去。


背部因为触碰而感到寒冷,但那只是一瞬间。随后慢慢地传来些许冷觉,却又有着些许的微温,也不知道是相互之间谁传来的热度。

空虚的外壳因为慢慢的升温而被填满,但还是不足够,似乎是渴求更多,却明知道不可触摸更多。


××Intersect××


相对无言,本来就不再是像以前一样什么都可以说的时候了。

明明此时此刻就和当初一样,无差别的背靠着背,相互吸取着对方的提问。


终究有一方无法忍受这种沉默。

「……猿比古,我该怎么做……」


一分钟,三分钟,五分钟,一直都没等到回答。

眼神开始放空状态,望着夜空的瞳孔越发的深邃,甚至可能就这样直接掉进天空的最远处。


「我也不知道。」


就好像当初两人念完国中以后,靠在电灯柱一样。

未来什么的看不到。


但是,却是深知回不到过去了。

就像装着胶卷的暗匣,一旦胶卷用完,被抽出,被洗掉,就再也没有任何的价值,遗留的空壳就是一个装载回忆的无底洞,看不透,无法深入。

丢失的羁绊,回不去的世界。


我们,大概就这样了吧。

每个人的内心都这样想着,没有说出来。

相互舔舐伤口的日子早已不复存在了。

即使背后相枕的这种温度不曾改变,有些东西早就不一样了。


××Intersect××


天开始泛起鱼肚白,也不记得双方是谁先离开的,原处早就不在存在两人的踪迹。

怀着对王的思念,红色也会渐渐地消融。

正向着王的忠诚,青色只会越发的冷漠。


失去世界的两个人,既无法相互触碰,也无法相互救赎。

跌跌碰碰的前行,灰头盖脸的莽撞,各自走进没有对方的轨迹,即使相交也不再重合。


黑色的暗匣,灰色的天空,无色的未来。


Has been exposed film.

The lost of innocent love.


×××End×××


后记:

【最后两句是:『已经曝光的胶卷』和『已不再纯洁的爱』的意思……错了就算了(。】


哟!这里是小叶~


关于ID……

其实我写文一直分两个ID来写……

写BL的时候用的是叶痕,写BG的时候是叶栀汐。

其实要说有什么意义吗?好像实际上没有,但是本能就这样用了而已【。

不过画图依旧写髑猫子,我也不知道为啥啊,大概就是习惯问题吧。


回归正题。这是为2014广东作文考题写的文_(:з」∠)_

写着写着就跑题了【【【。

好虐啊好虐啊,心里一直这么想,明明不是想写虐文。

正如开头打的标签,是一篇有点苦的文_(:з」∠)_

结果还是把自己虐了一下下【。最近甜文细胞已经完全死了,请不要找我谈人生OTL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09 Jun 2014
 
评论(1)
 
热度(4)
© ネコー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