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转载禁止,侵权自重。
 
 

5月11日 - 如日记般的自白。

△最近有空我才写的文,就像当初追家教的时候各种neta我都敢写,家教吧那个解答家教100问的家伙不就是我么……我觉得如果当初追drrrK革命机啥的也这么有空的话,我现在说不定已经结了很多个坑了。

△http://weibo.com/1963476234/B3Icyaj5c

想说一点东西,是关于我写文的过去的一些事。

真正要算起来的话,写文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呢?详细我已经不记得了。每一次回忆都是片段系的。所以我真的很难说清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写的文。

大概是高中前开始吧?写过通灵王的一篇短文。是麻仓叶和玉村玉绪为主题的友情文。当时和米酱一起想的脑洞,米酱给题材,我来写。最终虽然是写完了,但是还没发表完就被大家的玛丽苏给盖了,于是就没继续了。

当然我并不是说自己是叶玉党,米酱当然也是叶安啦,想这个文一开始就是冲着友情向去的。我们的中心依旧是叶安,我只是想写关于叶的一些日常,于是才决定写玉绪。最后没发表完,还是有点可惜。不过那是我们第一次接触到周围玛丽苏这种东西,所以那时候我并没打算继续写文。

家教我不是一开始就追上的。我初二入宅,08年高中家里才有第一台台式。那时候开始玩qq,加了hxh的群,追过鲁鲁修的新番等,还买各种漫友啊comic……啊不对,买这些小书都是初中开始了,那时候很疯狂的买,高中基本只买动新和动基了

不离题,我那时候有不少笔友,爱笔友如命的我每次都会在信里放好多东西。高中有了电脑后就不怎么写了,持续和4个笔友通信,后来一个都没了。那时候因为笔友的关系开始临摹,后来加了家教群开始画原创,从原创的第一个【自分】人设开始了我原创的生涯,那时候是高一生。

但是原创仅限于一些片段系,没有前后连接什么的,也没有关键线。都是碎片,而且没有时间线。用我笔名【莲叶】命名的角色胎死腹中。

高一下学期开始,我被全班人孤立了起来。那时候的我真的以为自己只剩下qq好友了。家教崩群的大家就是我的一切,从那时候开始写家教的BG清水,我喜欢库洛姆·髑髅这个角色,还多次画了她。家教的女性角色确实比较花瓶,但那时候的我就是个全员控,BG BL GL只要是好文不肉我都看。

在崩群中认识了很多很多人。我肆意的撒娇和打闹,甚至还去买了耳麦,这都是我以前不会做的事。那时候开始Kyubi邀请我们写人设,我第一个想起的就是宫さん,应用了我最喜欢的紫色,创造了现在这个名叫「叶栀汐」的我。

因为是在之前就认识其他的家族群,那时候我和其他三个妹纸已经开始了某个名为「维欧拉家族(Viola family,意思是意大利语的紫百合)」的脑洞,所以就把这个因素用上去了。也因此,从那时候开始,我的内心就开始了名为「维欧拉家族」的原创文。还为此写了很多人设什么的。

回到kyubi让我们写人设那个时间。后来我们还进了一个名叫洛基家族的群。依旧源用我自己很喜欢的人设。后来因为一些我自己也不太明白原因的事情,我被挂了出来。如果用现在的话来说,应该是挂白莲花或者挂婊?不太清楚。因为当时的我主战空间和贴吧,所以根本不知道这个事情。

因为对于她们,我是确实用了百般心思去呵护的,算是我这么多群以来最喜欢的一个群,甚至为了崩群的活动,我放弃了一直以来待的code geass腐菌侵蚀群。我心真的被伤得很厉害。也是那个时候,我学业开始出现了问题,受了太大的打击,我把自己一切都埋在写东西上。不断地从图片和文字中寻求安慰。 

那时的我已经可以说是在某些贴吧混得风生水起了吧?也是那个时候我也写了好多家教解答贴。全是一串串的neta解答之类的。那时候文笔都是因为动新的关系开始变得很文艺。也写过文评之类的,条条都是长评。不过后来我评了某篇很短的流水账被lz的基友说:只是同人没必要说得这么作文吧。之后我就不写文评了

确实没必要这么做,我或许只是因为某人要求我去看,我才不得已去写。被别人这么说也无可厚非。以后别人就算求我我也不去写了。我暗暗这么打算。

同样是高中,应米酱的邀请我去了当露中本《红与黑》的G,实际上是当了S,那段时间我码字根本就不用想都能有梗那种。约30000字吧,正文+番外。我那时候属于白日上课晚上写文画图的状态,我还自己弄了透写台来画画,很疯狂,没怎么在意学业吧。

后来到了高三,我明显跟不上大家学业的进度了,高二熬坏的身体,高三依旧在摧残自己。但是那是一段有着临近崩坏边缘的状态。其实我上高中前就崩坏过一次了,那次是因为我没上到自己想去的高中,但是被群里的人拉了一把。高中简直就是自暴自弃了,但是忙碌让我很满足。写文画图两不误。

或许没有人像我这样无限接近摧毁的边缘又极端把自己拉回来的状态。因为那时候我确实有过找心理医生的念头,后来并没有找心理医生,只是单纯找老师帮忙减压,也被老师自修课带出去说话很多次。到就算这样,我依然我行我素,不断从文字中获得满足,因为我那时候心中的世界已经自成一体了。

我说了,我的人设来源于宫さん,也就是同人游戏《Omegaの视界》的主角宫冈门王水。其实不单单只有人设的参考,未学过日语的我也不断从文字和游戏中摸索。从我开始觉得自己是个文手的那一刻,我就决定了我自己应该走的路线,从以前到现在,我写的同人基本都是暗黑虐,意识流,也是受这个游戏的影响

再后来上了大学,我开始踏入古风圈。比起爆笑的文题,其实我更喜欢苦情文,但结局一定要he。我很喜欢公子欢喜的古风文。虽然我并没有那样的文笔去写。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我也写过文艺到吐血的片段系。也开过古风背景的坑。我本意是打算在大学好好学习的,所以学习之余才写文画图 

某次回家,我把所有高中的手稿全带到学校整理。发现我自己还是不少手稿的。整理了才发现依旧是片段系和意识流。我本来是打算把家族文填了就发表的,到现在依旧没那个心思填。或许家族文就这样永远待在我心里也不错,有过这样的想法。

大学我并没少开坑,不过坑了我就不打算发表了。所以JJ上面,关于我已完结的文其实很少,因为我的青春是挥霍在空间和贴吧上的。

前不久因为有了空余,所以开始了写有关阳炎的同人。可能另某些人误会我跟风什么的。其实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了,我从空想森林入坑,不在围脖刷是因为没人陪我刷。就像如果我不说,并没有人知道我当年多么喜欢通灵王,多么喜欢罗洛,多么喜欢mothy一样。没人陪我刷我很少自己刷。

别人爱怎么说我就怎么说吧,我无所谓。就像我虽然很喜欢多多良、正臣、罗洛一样,虽然我很爱很爱这些角色,但不代表我就一定要写贺文。我写文完全是凭我拥有的时间多少,以及有没有碰上时间决定的。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没必要跟别人解释,也没必要因为别人要求我就必须写谁谁谁,我只是个透明。

每一次都要我重复又重复地解释,我就懒得了。我只是个普通的neta党,勉强算个文手,不会画画。文风从来都是暗黑虐、苦情向、清水风、片段系和意识流。偶尔追个番,看个漫,也不接文评。没有干预过别人怎么做事,也不希望被别人干涉我怎么做事。就是这样。


12 May 2014
 
评论
© ネコー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