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转载禁止,侵权自重。
 
 

文风挑战(尤妮×铃兰)

#KHR# #家庭教师HitmanReborn# #尤铃# #文风挑战#
我是在想,大半夜发这个应该没人看到…………
恩,应该不会被查水表吧!我家电表水表都装在外面的!【不是这个问题!
因为原图太小的关系,把图扩大了好多倍OTL
今天也一如既往地爱家教!(*•̀ㅂ•́)و
因排版问题很难调,文字版可往下戳w


图片版:http://www.weibo.com/1963476234/B371UzhTm?ref=home


文字版:
挑战者:髑猫子
原作名:家庭教师hitman Reborn
角色:尤妮x铃兰

【自己惯有的文风】
对那个人的感觉,只有厌恶这一种感觉。这是铃兰对于那个人的认知。
并且这是从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就有的感觉。

「不过是傀儡娃娃而已!赶快把她解决掉不就好了!」没有感情,没有话语,眼神也是一概的空洞。

然而,却不真正的是人偶,那个和自己拥有的,映照天空的大海的瞳孔不一样,是真正的天空的颜色。
像哥哥一样,像白兰一样,自己向往的,宛如天空一样包容的心。

就在那眼神和自己交汇的一刻改变了。
也在那眼睛闭上的那一刻破碎了。

「为什么……」旁边是那个人的尸体,就连眼睛附近的刺青也似乎快要失去颜色一般,随着主人一起沉睡。
「喜欢什么的,我不懂。」泪水已经缺堤,但是却没有了任何人阻止,「为什么!给我醒来,快醒来!马上回答我!喂!」
「所以,我讨厌你们……哥哥也好……白兰也好……水也好……连你也……」
「……不要…………谁也好,救救她……」


【黑暗文风】

这是不知道第几次的Soul travel了。
似乎每一次都一样,没有办法改变的结局。

面前是那个将来会被白兰带走的女孩,她倒在血泊之中,和他的哥哥一起。
如果现在就去改变结局的话会怎么样呢?

这样想着就这么做了。
那个女孩被送去医院的途中被人带走了。
是自己做的事。

似乎是正在痉挛的双腿不断地溢出鲜血,但是这却无法阻止自己的欲望。
轻咬,舔舐,吮吸……
从那疯狂却迷离的双眼中除了占有欲以外,不再存在一切的光芒。

比起葬身异地,我宁愿你死在我的怀里。
手滑上那布满伤口的双腿上,失去意识的蓝发少女不再有任何的动作。

就这样沉沦吧,抛弃一切,堕落在这个只有欲望的世界。


【KUSO】

「啊啊啊……好饿……」铃兰大概是刚翻了白兰存放零食的柜子,手里拿着的是好几包棉花糖。

「诶……这么早就饿了吗?不如我下面给你吃好了。」笑容没有任何杂质的尤妮,就这样笑着忽然站在了她的面前。

「呜哇哇哇你滚开啊!我才不要吃你的下面!!!!」眼睛因为恼怒变成了类似金鱼眼一般,双手也夸张四处晃来晃去,刚才还揽着的零食也瞬间掉了一地都是。

「呵呼,想到什么地方去了呢?我说的是去做下碗面条哦。」尤妮笑意加深,「还是说……」
少女话语还没说完,已经倾身把自己的唇覆在她的唇上。

铃兰脸上瞬间一片潮红……

闹钟不期然地响了起来,由于睡相太差的关系睡在床边的铃兰就这样和着闹钟一脑袋栽在地面上。
「什么跟什么啊,那个梦……」用手挠了挠有点凌乱的海蓝色头发,「再怎么说我也不应该是受的那个吧!」
回望床上仍在酣睡的另一位墨绿色头发的少女,再想一下那与自己海蓝色的眼瞳相似的,对方那天空一般蔚蓝的双眸,以及刚才的梦,脸上感觉开始烧了起来。

「混蛋……」


【翻译腔】

「嘿,你啊……我说你!」海蓝色头发的少女毫不客气地盯着面前的另一位少女。

「啊拉,这不是铃兰嘛,怎么了吗?」少女眨了眨自己蔚蓝色的双眸,回望着对方。

「有病啊你,看什么看,我说让你看了吗!」铃兰不满地对着她大叫。
不,那种程度应该算胡闹或者鬼叫了吧?

少女依旧是笑了笑,「不是你在叫我吗?还是说这里还有其他的人在?」

铃兰找不到接下去的话了……当然原本想说啥也忘了……

「找不到话说的时候,麻麻也是这样托起我的脸的……有的时候只是单纯的捏捏,有的时候是说点故事什么的。」
少女轻轻抬起她的脸,「不过你的话……应该什么都不用说也可以吧。」

「放,放开窝……唔……」唇上传来的柔软触感,一下子刺激了大脑的神经。

「对待不诚实的人,麻麻说……」对方还是一脸的纯粹,「不要让她说话就好啦。」

「深井冰啊你!」


【少女或者小清新】

「我呢……除了哥哥以外,就最喜欢白兰了。」
「那么我呢?」
「最讨厌你了。」
「是吗……」

繁星的夜空下,只有两名坐在草地上的少女。
这里是Giglionero的基地,距离彩虹之子代理人之战还有一段闲暇的时间。

「你也有喜欢的人吗?」
「嗯,十年后的记忆还保留着,我也知道哦,我喜欢的那个人。」那个对自己十分忠心的,愿意和自己一起死去也毫不畏惧的家臣。

莫名的,海蓝色瞳孔的少女内心有一瞬间的狂躁,却暗暗地压下去了。
对方蔚蓝的瞳孔悄悄地望向了这边,笑容也越发的深邃。

「但我还是很喜欢铃兰哦。」
「什么跟什么啊,这样说的好恶心!」

但是脸上的红晕和内心的安定却似乎有些出卖了自己。
「回去了。」
连自己也无法意识到的情愫,就这样深埋在内心深处好了。有些东西,在出现之前就应该扼杀在摇篮里。

未来是无限的,至少,蔚蓝色双眸的她看得到。

「最喜欢你了。」内心这样悄悄地说着。


【苏苏苏苏苏苏】

那个人,不管从身份、性格、人际,一切都无可挑剔。

「这就是大空吗?」铃兰撇了撇嘴,「说白了也不过是个花瓶而已。」
和拥有无限实战的自己是不一样的,那个人。

又和以往在Millefiore养成的习惯一样,开始了裸泳的铃兰泡在水里盯着室内游泳池的顶棚。
自己可是冠军,不管多少次,多么艰难的大赛,自己都是毫无悬念地夺下第一。
和那个只会笑的人一点都不一样。

「被大家叫公主什么的……」

「说我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跳水台旁边的少女带有笑意的声音就这样传过来。

啊,那个烦人的家伙。
不管怎样,都有点不服啊,特别是因为是73的BOSS关系,而连白兰对自己注视的目光也夺走了。
烦躁。

「你来干什么。」这里可是自己唯一不会被干预的好地方。

「来看未来会成为奥运冠军的你。」
「无聊。你快走开,看见你的嘴脸我就觉得恶心!」
「那么,我就到你看不到的地方看着你好了。」

从蹲下的姿势站起,走到了最后一排的少女确实被某些东西挡住看不见了。
心里空荡得就像迷失在大海之中。

就这样半浮着,迷惘于其中。


【一看就有病】

相互舔舐的伤口因为肉体和精神的满足而慢慢愈合。

抛却伦理道德,抛开平行与轮回。

不觉天地之间,除了她们两个之外还有什么。
相怜相惜之中,两人获得了生命的大和谐。

【最后这两句是复制粘贴的!原作者千万别揍我!!】


【喜欢的写手的文风】

尤妮觉得最近的自己中了一种毒,名叫「铃兰」的毒。

伽马已经过来喊了她不下五次了,她依旧趴在那个木桌上没有动。
在桌子上把玩着的马克杯是她离开所遗下的唯一的东西。

铃兰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在她的生命一样消失了。

起初只是因为房间不足以容纳那么多的人,所以把唯二的两人住在一起。
当时的铃兰还为不能和白兰住在一个房间而吵闹过,到了她的房间还肆意破坏东西,甚至还被太猿和野猿整个拎起来差点从窗口扔出去。

「在别人家里住还发什么小姐脾气!」
于是,她安静了。

从那时开始就注意着她。
据说是因为自己的关系,失去了哥哥,最喜欢的人就是哥哥,然后是白兰。
其他的一切只是附属品,她的冠军,如果不是给哥哥看见就完全没有意义。

有时候会梦魇,说的梦话都只有一句『哥哥』。
莫名的心疼。

「你永远都不明白。」就这样甩门跑了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门后的她的世界,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诉说,包括生母。
门外的她的世界,偶尔从嘴里泄去却没人愿意理解,包括同伴。

「我,明白的哦,你的心情。」
但是,还能说什么呢?
她,永远在门后 ; 她,永远在门外。

不一样立场的两个人,不一样世界的两个人,就简单地被隔在了一道门的后面。


【向原版致敬】

「喔呵呵呵蓝熊,我跟你说哦,我觉得自己又喜欢上了一个人。」
铃兰一边说着一边望着手上玻璃杯上面的小熊图案。
不……或者应该说她的视线是集中在杯中的水上面才是。

对铃兰来说,水就是她最好的朋友。
自由,无阻,畅快,就正如漂浮在空中一样,这种感觉让身为雨之守护者的她来说就是最爽快的感觉。
不管是哥哥,还是白兰。水都是她与这个世界接触的媒介,只有水才能让她感觉自己真正的活着。

能说出『喜欢』这个词已经不是第一次,但这次和以往一点都不一样。

「白兰跟我说平行世界什么的我一点都不懂,但是呢,那个人说着的时候却有种不能不信的感觉呢。」
虽然一直以来都说讨厌什么的。

「也只有白兰和那个人相信我不会溺水了。当然啊,我是绝对不会溺水的!」
那个在白兰走了以后偷偷过来和自己见过几面的少女,有着温柔的笑容。

「蓝熊,我好想见到哥哥……我的愿望仅此而已。哥哥在与这里不同的平行世界中还活着。那个人说会带我去见他的。所以我相信那个人。」
想起那个脸部有不知道是刺青还是胎记的女孩,心里偶尔就会觉得暖暖的。
总有一天……我会抵达哥哥的世界,就这样深信着。
「我最喜欢哥哥了。」铃兰笑着这样说。

窗口处是一个墨绿色头发的少女,悄悄地走到了门前,轻轻地敲了敲。
「铃兰?我是尤妮哦。」这样说着,又露出了平时那样的笑容。


【想说的话】
写完啦(PД`q。)·。'゜ 本来还想画张图什么的,但是累死了诶!!!OTL
于是就不画了…………OTL
我觉得这么多个标题,我写的内容都一样,全都包含了各种深井冰OOC和虐……文力不足得想哭……
请更多的同好来和我一起爱着尤铃或者铃尤吧。・゚・(ノД`)・゚・。
写手选的是一个很多年前在百度认识的BG写手独酌之人,但是鲜网的专栏她似乎删掉了……我翻了很久才找回她的百度空间,结果发现她两年前,在我决定入古风圈的时候,她就不再写同人了。我模仿的是她写的《门外·门后》是一篇狱春文。写得不太像,不过我俩都属于黑虐系写手,我也不知道写得怎样……
其实一开始是打算模仿mothy的,可是实在模仿不来,明明都打开歌词本和小说了。
最后模仿的是原作的官方小说《隐之弹4 - 飞散的祭奠之花》说的是铃兰和白兰相遇的故事。我加了点东西进去,因为天野妈根本没有给我任何尤铃的糖……天野妈推的是白铃和伽尤吧,我早就知道了【哭。
为了还原一部分内容,特意回头翻了某个片段,就是在TV176,漫画256出现的,铃兰说杀了尤妮不就好了的时候,白兰说再这么说就宰了你 那一段。恩,我挺满意这一段的=w=
话说那段要写苏的那里……OTL其实我觉得这两个人本来的设定就挺苏的!我就是提一提……不做什么修改了啊哈哈哈OTL
不管怎样,谢谢看完我脑洞的你。

06 May 2014
 
评论(2)
 
热度(8)
© ネコーコ | Powered by LOFTER